2013年10月26日







    油校六十歲了!首位教過的學生擔任校長的陳敏華校長盛情專函邀稿,勾起我在油校任教的美好回憶。
    從省立高雄女中畢業後未再升學,由校長吳伯俊介紹到離家最近的鼓山國校任教。第二年的下學期中忽然吳  顯校長推薦要轉到油校,心想工作正起勁,真是百般不願,無奈吳校長好說歹說軟硬兼施,只得答應先去看看再說。
    那是民國三十九年三月底,在鹽埕區的公路局高雄總站,問清楚搭了往台南的班車,到「煉油廠」站下車,回想當時由煉油廠東門進入就問「油校」怎麼去,七彎八拐,在大太陽下從上午走到下午精疲力竭,才走到那竹屋小學校,要不是受到謝希雲主 任和在場 老師以及到廠裡面見蕭而鄺兼校長極為親切的招呼,並立刻發給聘書,心裡幾次要打退堂鼓。說實在話當時的油校很難跟日本人在高雄興建的第一所只給日本小孩上的小學,無論規模設備都屬上乘的鼓山國校相提並論。
    我第一年擔任的是一年級級任,是歐幸一班(第八屆)。在一年級級任陳安靜老師結婚後辭職,開學後近兩個月未找到接任,二十幾名小蘿蔔頭沒有專人管教,上課中小朋友亂成一團令人頭大。
    開始每天一大早由高雄搭廠車(大卡車)擠著站立到廠裡車庫,再走路到學校上課,放學後也是走路到車庫搭車回家。
    油校傳統每位級任老師專教同一年級,而一年級是國民教育的啟蒙,早期未設幼稚園,一年級新生入學我很快就能指名叫出學生,所以馬上乖乖上課,順利教學。
    當年被吳校長指定應謝主任十萬火急趕來救援,是具備要求本省人、國語標準、年輕等三條件符合。到職後不久就領到現金月薪,約為市立國校老師高出一倍。後來還配住宏毅新村女單身宿舍,同事相處融洽婉如家人,學生受教,家長又特別重視子女教育尊重老師,還有許許多多優點,讓老師用心任教,學生後來的成就更是與有榮焉。
    油校從早年就是外賓來訪的指定學校,而且常有臨時前來,因此形成平時就是非常上軌道的傳統。
    退休後在臺北和美國遇到不少學生相認,他們認為一年級所要求的筆順、板書影響最大;作業求質不重量,有進步就有鼓勵,早年社會一般家庭經濟並不寬裕,而我年輕未婚家中又不需用我薪水,油校待遇又不錯,有能力自購文具當獎品特別鼓勵學生上進;還自備衛生紙、指甲剪等,特別要求養成良好衛生習慣。
學生家長也都能認同管教方式,一家兩三個孩子都經我班者不在少數。除了第一年全年級只有一班才二十幾名學生,以後每班也都在五十名上下,比起當時市立國校一班七八十名學生是正常的事,油校老師負荷實在輕鬆許多,教學品質自然就高些。
    油校學生素質好,後來當醫生的不少;念理工科技留學美國成就不凡者亦多。記得有一位教過的學生,還是大學聯考的甲組狀元呢!
宿舍區到處可聽到鋼琴小提琴聲,油校小朋友女生學鋼琴、男生學小提琴是相當普遍的。
滿
   油校於我真是恩重如山,我在油校找到廝守一生的伴侶— 王秀雄 老師,婚後配住環境優雅的宿舍,育有一子一女,都在油校畢業。子俊華中山大學企研所碩士,任職投資顧問公司,內孫崇宇在雪梨上高中;女世卿學音樂留學奧地利、美國與澳洲,拿到音樂和資訊管理的雙碩士,外孫沛昕就讀臺師大附中高三。
由於油校歷任校長蕭而鄺、王  琇、趙繼長的教導和同事及學生家長照顧,讓我能在外子遠赴臺北及日本進修,學成又在師大任教,順利渡過長達十年一人持家的日子。
    自三十九年四月一日到六十二年十一月三十日,任教過的油校小朋友千名,退休後即以退休金購屋遷居台北。先是專心持家管教子女,繼而完成子女終身大事含飴弄孫,如今兩老悠居,外子現在是台師大美術系名譽教授,仍有推辭不掉的授課和各種委員會議。自己則加入台灣創價學會成為會員,參加白鳥合唱團,又做志工在藝文中心擔任畫展日語導覽,過著充實而愉快的生活。

    油校 一甲 子,抒發一己所感,並以至誠祝禱油校永遠是大家的最愛。(2007.10.)

1 則留言:

  1. 高雄女中的同學有:
    林梨花(崔苔青之母)

    回覆刪除